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警妈妈被凌辱虐待】(二十七)
    2019-04-24时间倒回到几天以前,彼时我满怀激情的和妈妈云雨巫山,冲破伦理疯狂做爱。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时机,妈妈精神肉体受尽凌辱,虽然已经恢复了人身自由,而她自己也尝试着恢复正常的生活,但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妈妈身上的气质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以前举手投足间总是显得落落大方,端庄优雅,而现在看来,整具娇躯都散发出一种淫靡的媚态。我相信肉欲已经让她无法自拔,而自己有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每天都可以和妈妈单独相处会给我制造无数的机会,我可以感觉的到距离彻底拿下妈妈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想象总是美好的,现实却很残酷。让我始料不及的是:本来被情欲折磨的欲仙欲死的妈妈,在和我激情过后,仿佛从睡梦中惊醒了一般,在我面前恢复了理智,又变成了那个让我敬畏尊重的母亲。

    妈妈那句“志伟,我们这样,真的好吗?”言犹在耳,声音不大,却字字诛心,就像一盆冰凉的冷水,无情的浇在我的欲火之上,那一刻,妈妈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明明人近在咫尺,心却远在天涯。看着眼前宛如冰山雪莲一般的妈妈,我竟束手无措。

    我曾经想过霸王硬上,但是妈妈毕竟是警察出身,身手非凡,对付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初中生绰绰有余;我也想过通过药物或者迷奸的办法占有妈妈,但是却迟迟不敢下手,一方面自己的最后一丝良知尚存,总觉得诸如此类的办法都会对妈妈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而另一方面,即使妈妈在我的胁迫之下,满足我的全部要求,我总觉得缺乏一种征服感,得到了妈妈的人,却无法得到妈妈的心。

    而接下来爸爸的突然归来,又让一切变得更加复杂,这几天,总觉得家里的气氛很微妙,妈妈似乎有意无意地都在躲着我,似乎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是说和妈妈做爱,就是偶尔制造一个肌肤之亲都难上加难。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的精神状态一直萎靡不振,神在课堂,心在窗外。其实有时候想想,如果这一切都没发生该有多好,我继续当我的好学生,妈妈继续当她的女警官,母子二人其乐融融,共享天伦之乐。然而现实终究冰冷无情,我知道那种生活再也不复存在,而我和妈妈的关系也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了。

    每每闭上双眼,在夜深人静之际,我的脑海总能浮现妈妈那娇美的肉体,完美无瑕的肌肤,丰腴火辣的身材,修长雪白的美腿,举世无双的玉足,欲罢不能。

    我不甘心,我不接受,我不能就这样退出。我宁愿相信妈妈仅仅是一丝理智尚存,这层母子关系总让她有所顾忌,没办法彻底放飞自我。

    我所需要做的,就是认清现实,找到出路。想和妈妈更进一步,无非有两条路,一方面是肉体上的,主动寻求各种机会和妈妈做爱,另一方面就是要做到对妈妈有个更加全方位的了解。而第一方面的话,鉴于妈妈目前的状态,可行性不大,如果我逼得太甚,怕是效果适得其反,如此看来,第二条路是我唯一的选择。

    更多的,更深层次的了解妈妈,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偷偷的观察她,慢慢了解她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心理的状态,包括对我的看法,这些都很重要。只有了解了这些,我才好针对不同情形,采取最佳的策略,在拿下妈妈的路上少走弯路。

    想到这里,一个计划在我脑海里形成,鉴于妈妈前段时间的悲惨遭遇,我故意冒充一个神秘人,给妈妈留下了一个含糊的关键词:“丝足”。我这么做就是想让她明白,她这段时间被强暴,被轮奸,被调教,被虐待,凡此种种,我都清楚,但是我不会告诉你太多具体的信息。这样我在暗,妈妈在明,她有把柄在我手里,却又无从追查我的真实身份,我就可以一步一步的,有的放矢。

    果不其然,一切都在我的意料之中。妈妈收到包裹,消息以后开始瞻前顾后,担惊受怕,毕竟身在警局,一旦事情败露,被人发现,自己将彻底身败名裂,自然而然地,妈妈选择了听从我的指令。

    妈妈淫荡的身体也正如我先前预料的一般,在警局这个特殊的环境之中,在被威胁的压力之下,妈妈那具被肆意开发过的娇躯再也无法压抑内心深处熊熊燃烧的欲火,接到了被迫自慰的指令以后,妈妈居然也能产生无以伦比的快感。

    行百里者半九十,第一步虽然成功,但是我还需要趁热打铁,利用妈妈这种心理,这种状态,通过暗中调教,然后适当的加以引导,让她慢慢消褪乱伦带来的负罪感,我要让她知道,她的儿子,我,王志伟,在疯狂的爱着她,并且想占有她一辈子!而我也必将是她唯一的真命天子。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中途偷偷逃课回到家里暗中布下了摄像头,这样妈妈家里的一举一动都会尽收眼底。从监控的视频中,我才可以看到妈妈在淋浴间令人血脉贲张自慰的画面。

    “骚逼,没有主人的允许,刚刚居然在浴室里自慰!”我怀着激动而忐忑的心情打下了这行字,虽然已经有了一次远程操控的经验,但是彼时妈妈身在警局,想要有所行动都需要再三考虑,而此刻,妈妈独自身在家中,能配合到什么程度就很难控制。

    为了给妈妈一个下马威,我故意措辞强硬,开门见山。我就是要让妈妈知道,在我的面前,她没有任何隐私,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而我不但要掌握她的举动,更要掌握她的人,掌握她的心!

    短短的几句话,仅仅几天之间,我觉得我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果然为了征服女人,男人可以变得强大,我自己都不觉得以前我可以这么自信,但是此时此刻,在妈妈面前,我就是以征服者的姿态出现!哪怕你是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警英雄。

    监控里看的很清楚,妈妈在得到我的指令以后,在笔记本电脑上登陆了qq,整个过程中,我看得出,妈妈的呼吸有些急促,她有些紧张,甚至还有些兴奋!

    美人出浴宛若清水出芙蓉,乌黑亮丽的秀发还未擦干,滴滴点点的水珠沿着秀发在肆意滴淌。此时此刻的妈妈身上穿着雪白的睡裙,看起来端庄优雅,媚态十足,让人怜惜,惹人疼爱。

    妈妈果然是个极品骚逼啊,看着妈妈惹火的身材,我不由得赞叹道。我已经成功的抓住了妈妈的软肋,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趁热打铁。

    。

    发布页2u2u2u点¢○㎡“骚逼,为什么看到消息这么久不回主人,想让你穿着丝袜被人轮奸的骚照流到网上?让大家都看看美丽的女警花江秀是个多么淫荡的婊子才肯满意嘛?”

    “不敢,主人!”看来妈妈被慧姐调教凌辱的这段时间,效果还是不错的,很自然的就接受自己骚逼母狗的身份,这对我而言又是一个好消息。

    “告诉你,骚逼,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不要妄图在我面前耍花样,在我面前,你没有隐私,明白嘛?”

    “是的,主人!”

    “是什么?”

    “在主人面前,骚逼没有隐私,一切都凭主人做主!”

    “这才乖,你现在老老实实的说,你身上穿着什么衣服?”

    “睡裙”

    “你就这么敷衍主人?说具体点,给你个机会重说!”

    “是,主人,骚逼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裙。”

    “内衣内裤呢?”

    “回主人,还没来得及穿。”

    “果然是个骚逼啊,是不是想着随时随地都被主人撩起裙子操啊!”

    “是的,主人。”聊到这里,我明显的看得出,妈妈脸色已经变得绯红,显然已经自己幻想着被撩起裙子干的场景。

    “果然是个骚货,告诉你,没有主人的命令,以后不允许穿,明白嘛?”

    “知道了,主人。”

    “这还差不多,对了,刚刚你在自慰的时候,在想些什么?”

    “没想什么,就是近期事情太多了,压力也大,洗着洗着,也不知道怎么了,下面就痒了,然后就,就自慰了……”

    妈妈肯说这些,是我先前未曾想到的,在我看来,妈妈似乎也把这个神秘人当成一个自己可以诉说的对象,哪怕这个神秘人正在威胁自己。气氛一时变得很微妙,或许妈妈在被各色人马的调教过程当中,已经隐隐的被征服了?也许此时此刻的她正幻想着那个征服者正在趾高气扬的调教自己,而妈妈的尊严,在他的面前一文不值。而视频中可以清晰的看出,妈妈的呼吸已经开始变得急促,纤纤玉手已经开始有意无意地向上撩起裙摆。

    “自慰,说的真好听啊!”我必须让妈妈从这种幻境中走出!

    “明明你就是个贱货,骚逼痒了,自己就开始操自己!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敢背着主人,偷偷的自己操自己,主人绝对饶不了你,明白吗?”

    “是的,主人!”看的出妈妈真的被我的气势威慑到了,看着英姿飒爽的警花妈妈,被我一条条严厉的指令控制着,而她除了顺从我之外别无选择,我的心理有种强烈的征服感和满足感。

    “贱逼,我再问你,被多少人操过?”

    “十几个,二十几个吧。”在收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发现妈妈明显打了个激灵,似乎不愿提及,但迫于对面的淫威,不敢不答。也许这个问题,重新解开了她的伤疤。

    “对哪个干的你人印象深刻呢?”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我知道妈妈肯一五一十的配合我,仅仅是因为被威胁的缘故,如果她知道对面的是她的儿子,恐怕电脑已经被砸烂了吧。

    而我又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我在妈妈心中的地位,就投石问路。

    “慧姐,凌昭。”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妈妈过了良久,打出这两个人名。

    “为什么?”在我眼里,这两个人都是十恶不赦的魔头,我不明白,妈妈怎么会对他们念念不忘,而对我却只字不提?

    “求主人不要问,好吗?我,我说不出口。”妈妈的语气近乎哀求,颤颤巍巍的打下这一行字。

    “敢和主人顶嘴?活腻了吧!”

    “不是的,主人,你这么一问,最先想到的就是他们两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主人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等我把这一切想明白了,自然会和主人说,好吗?”

    妈妈的态度是那样的诚恳,让我有些不忍心拒绝,但是我没有看到我的名字,心理总归有些失落。但是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至少这个问题已经触及到了妈妈的底限,如果我一再追问到底,恐怕会适得其反,这次能得到这个答案,我差不多达到了自己的预期。

    “好吧,暂且饶过你这次。”

    “等下,主人。”

    “哦?”

    “还有……还有……”妈妈仿佛在下很大的决心一般,迟迟不肯打字。

    “还有什么?”我的态度有些不耐烦了。

    “还有我的儿子……”打完了这句话,我发现妈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仿佛是心理的一块巨石终于卸下,说出来得到了久违的轻松一般。

    “嗯,主人知道了。”

    “谢谢主人体谅,等我想清楚了以后,一定把这些缘由告诉主人,好吗?”

    “这还差不多”,终于得到了我心中期望的答案,我的心境宛如守得云开见月明,先前的郁闷一扫而光,这就说明在妈妈心中我占有了很重要的一席之地,虽然排在慧姐和凌昭以后,但我坚信,妈妈对这两个人都是深恶痛绝,如此看来,我的机会大大增加。

    “这还差不多!对了,上班时穿的那双黑丝呢?”我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做太多停留,怕聊的多了,局面失去控制,进而将话题转开。

    “回主人,按您的吩咐,锁在办公室抽屉里了。”

    “不错,有按照主人的命令行事,提醒你一次,以后上班,出勤的时候必须只穿那同一条黑丝,没有主人的命令不准洗,不准偷偷的换。”

    “遵命,主人。”

    “还有,骚逼,这两天上班,换上办公室的那双骚丝袜以后要记得给主人拍照,懂吗?”

    。

    发布页2u2u2u点¢○㎡“主人,这个恐怕不行?”

    “怎么,主人已经原谅了你一次,你还想得寸进尺吗?”

    “主人,骚逼不敢,只是这两天我被安排了休假,就不去办公室了。”

    “哦?”

    “然后三天以后,安排了我去市一中,也就是我儿子的学校,过去做一个普法讲座,这两天要准备一下材料。”

    “好的,知道了!时间也不早了,看在你今天还算比较配合的份上,主人也就不为难你了,你乖乖的过去睡觉吧!但是记住一点,不准自慰,明白嘛?”

    “谢谢主人,明白了,主人也早点休息!晚安。”

    qq那段的妈妈暂时得以解脱,而这边的我就没那么轻松了。这个事情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按照现在的情形,能给妈妈下命令的似乎也只有凌昭,以他现在的职位,想要得到妈妈唾手可得,为何会大费周章的在我们学校搞什么普法讲座呢?

    凌昭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这对我而言到底是机会还是挑战,妈妈的命运将何去何从?我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以下为第一人称女性视角三天以后,市一中。

    市一中:全市排名第一的初级中学,在全省也是名列前茅,无论是从师资力量还是硬件设备上,都是首屈一指。从这里出去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品学兼优,最终都能考上重点大学乃至那几所耳熟能详的名校。

    我很庆幸,我的儿子志伟能在这里就读,我希望他在这里接受最好的教育,然后顺利的长大成人。然而近期的一系列难以启齿的际遇,让我和志伟被迫做下了不伦之事。这几天,他似乎不敢正面面对我,一直借口在老师那里补课,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也许时间能冲淡这一切吧,等我们的心情都平复了,再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谈谈,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更让我头疼的是另外一件事,前几天一直有个神秘人,在暗中操纵威胁我。

    我尝试着查明他的身份,却无功而返,我隐隐约约的确定了几个怀疑对象,但是一方面苦于证据线索太过含糊,没有什么能真正给出身份的有效信息;另一方面如果大张旗鼓的去查找,不就是摆明了把自己被强奸调教的事情弄得尽人皆知嘛?

    没有办法,我暂时只能听命于他,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他只是在第一天我在办公室的时候玩的很过分,但是当天晚上,行为和态度就明显变了很多,只是问了一些难以启齿的问题,而并未太多的刁难我。而从那以后,这个人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完全不见踪迹。

    “算了,没消息就是好消息,希望今天的一切可以顺顺利利的过去。”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天蓝色的警服短袖衬衣,蓝黑色的警裤,脚上穿着肉丝短袜,足蹬黑色高跟鞋,再戴上蓝黑色的警帽,是那样的英姿飒爽,英气逼人。

    我的精神状态不错,这几天也算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加上我的身体素质本来就很出众,当年在警校刻苦训练,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虽然遭到如此的劫难,但是身体的恢复速度,比我想象中的要快。

    这次普法活动,学校方格外重视,组织全体学生都来礼堂报告厅参加学习,为此我也提前两小时到了学校,来提前熟悉一下一会的流程,然后再校对一下发言稿,而负责接待我的不是别人,是市一中的周校长。说起这个周校长,在我们市也算是个名人,毫不夸张的说,市一中能有今天的成就,和他是完全分不开的。

    “你好,江警官!感谢你能从百忙当中抽出空闲,来我们学校教育孩子们。”

    周校长主动为我开门,将我迎进他的办公室,趁着给机会,我得以近距离观察了一下他,这个周校长中等身材,稍微有些发胖,一张国字脸,宽宽的额头,一副阔边眼镜,虽然年近五十,但是精神状态很好。从内而外,散发出一种知识分子的气质。

    “你好,周校长,一直听过您的大名,今天终于有机会见到!自己能做的也有限,就是把一些自己知道的,经历过的事情,案例给同学们分享一下,加强同学们对法律的理解。”

    “好啊,来了就好啊!来来来,请坐请坐。”我的到来似乎让周校长格外开心,他热情洋溢的招呼着我,示意我坐在校长室的会客沙发上。

    “那周校长,这是我的发言稿,您看看,需不需要校对一下?”我主动的把发言稿递给周校长。

    “这个先不急,过来一趟挺辛苦的吧,先喝点茶吧!”说着,周校长主动给我倒了一杯茶,顿时茶香四溢。

    “老家刚送来的,今年的新茶,江队长来品一品。”

    “谢谢周校长,不过我对茶不是很了解,我们可以先看看发言稿嘛?”这个周校长,对我似乎有些热情过度,而且很看重这些繁文缛节,我稍微有些不快,想把话题继续回到正题上。

    “时间还早,校对发言稿也不需要那么久。”周校长一面说着,一面坐在我的身边,几乎都要贴上我了,主动将茶水递给我。

    “周校长,请不要这样。”我推辞着,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安全舒适距离,他的过度热情已经开始让我开始有些不安了。

    “哎,女人哪,不懂茶啊。”周校长起身,幽幽的叹道,一面不停的摇头。

    “其实这茶,就和你们女人一样,女人的每一个阶段,就像是一道佳茗,茶香悠远,让男人们流连忘返啊。”

    周校长这番说辞别开生面,让我有着继续听下去的欲望。

    “想继续听嘛?喝了这口茶。”周校长口气坚决。

    “喝就喝。”正好一路走来,我也有些疲倦,喝口水解解乏,只是刚刚周校长咄咄逼人的态度让我本能的排斥。说完我将杯子里的茶一饮而尽,还真是有一股说不出的茗香。

    “二十岁的女人,有着最年轻的容颜,最纯洁情怀,就象一杯新泡的雨前龙井,香味清雅,娇嫩欲滴。走近细看,在澄澈清亮的茶汤中,一片片雀舌初绽,纤毫轻颤,一如少女的娇柔羞怯,让人心醉神迷,生出无限怜惜。如此清雅脱俗的佳人,怎不叫男人们一见倾心,情难自已?”

    “三十岁的女人,有着成熟的外貌和风韵,成熟的韵味,丰富善感的内心世界,就如一壶香气高远的铁观音,芳香四溢,浅啜一口,那苦中略甜的汤味缓缓通过舌蕾,传到喉间,再慢慢地滋润着男人的心灵!真是入口回甘,令人欲罢不能!”

    “四十岁的女人,是一壶香气醇厚,入口回甘的陈年普洱,经过马背上的辗转颠簸,沐浴了茶马古道上的风雨阳光,吸取了天地的精华,大自然的灵气,变得芳香醇厚,韵味悠远,虽香气内敛,但茶汤嫣红如血,观之欲醉。陈年普洱温胃健脾,久饮令人神清气爽,身心通泰,如沐春风。”

    “每一个女人都是一道佳茗,每一个女人都有其与众不同的魅力和风情,每一道佳茗都有其独特的味道和芳香……”

    “周校长,您真是博学啊!”这番精彩绝伦的茶道说辞,让我无言以对。

    “不才,不才……”

    “不过您应该不止是给我讲茶道吧?”我忽然开始意识到一个问题,眼前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不对,为什么喝了这杯茶以后,我的头脑开始晕晕乎乎的,眼前的世界都在晃晃悠悠。

    “真聪明,不愧是破了多起大案的江队长。”隐隐约约之中,我看那张堆满春风满面的笑容的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淫邪的和不怀好意的笑容。

    “佳茗在前,当然就是品一品江秀,江队长这道佳茗咯!”

    “不要……啊。”然后我的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